写 信 人 黄晋 写信日期 2020-04-16
信件内容 我母亲是贺家会乡贺家会村的居民任继莲,2018年9月,我母亲在太原带孙子期间接到贺家会乡贺家会村支书张月华(音译)的电话说要拆除我母亲位于小南山的两间窑洞,我母亲回复说:“我以后孙子大点以后我还要回去住,暂时不同意拆除。”2018年10月我母亲收到消息说窑洞已经被村大队带人拆除,窑洞内的所有东西全部被埋,我母亲接到消息后就独自返回找乡政府询问此事,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在上班期间无人上班,联系乡长王会文,王会文说不清楚此事,后无法联系乡政府任何工作人员,我母亲经多方询问知道此事是兴县副县长白鹏昊所负责,经多方周转联系上白县长后告知此事,白鹏昊回复说:“你在太原离老家太远,你同不同意都要拆除你的房子,这是国家的大政策,”后又说:“我给乡里打电话,你去找他们解决”。我母亲又返回乡政府,这次乡政府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母亲,和我母亲说我们给你解决此事,等我们开会商量有结果以后通知你,我母亲由于家里孙子年幼不能离人只能返回太原等待,在此事发生2018年秋到2020年初期间母亲多次去找乡政府工作人员询问此事的处理结果,多次遭到乡政府人员的辱骂威胁,其中包括乡长王会文、村支书张月华(音译)、副乡长张金云等,2020年3月6号星期五,我母亲接到村支书张月华(音译)的电话说要我母亲回去补资料解决此事,由于正处疫情期间,我开车陪同我母亲在3月7号赶回贺家会乡,但是上午未找到人,中午时又接到张月华(音译)的电话说让我们找吴双喜(职务不明)带我们去找任美珍(职务不明)补资料,我们只能在下午的时候又去了乡政府,但未见到吴双喜,只在乡政府三楼综合办公室见到了任美珍,任美珍给我们三份协议书,协议里边写有自愿拆除我们的房子已经自愿将宅基地进行复垦,但是其他条款均未填写,我询问任美珍,任美珍说其他条款还没确定,要求我们按照她的要求进行填写,其他条款她会后面补齐,并且说所有村民都是这样的,同时任美珍给我们看一张纸,要求我们按照纸上面写的提供资料,纸上写到走访照片、第一书记、各村干部、村支书、旧窑洞、全家照、产业照等,同时说让我们去找吴双喜让他带我们去照照片,在此期间旁边一直坐有一名男性工作人员在整理资料,资料有多人的协议书及走访照片,然后我以协议有问题为由不填写离开的乡政府,出来后母亲和我提起说2019年的时候回过一次村,当时大队工作人员贺军军(音译)曾带我母亲在贺家会乡贺长贵(已故)家的一个破窑洞前与第一书记拍了张照片,还去张月华(音译)伯伯家与贺军军(音译)拍了张照片,然后在一片玉米地里拍了照片,当时母亲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,母亲说刚刚看到他们整理的那些照片才知道,那些竟然是所谓的乡政府领导的走访照片。当今社会竟然存在这样让人胆寒的行为,我实在不能相信共产党的领导下进入存在这一的弄虚作假,强制拆迁,蒙骗老百姓的行为,希望县长能关注此事,给与我们一个答复。如需提供确切证据,我们有与乡政府一些领导的电话录音,以及部分照片,希望县领导能彻查此事,还贺家会乡一个晴天!
回复部门 兴县贺家会乡人民政府 回复日期 2020-04-23
回复内容

    黄先生,您好!您的来信回复如下:

    反映人的母亲任继莲是贺家会村小南山组村民,属于长期在外人员,其住房为土窑洞(石头接口),多年不居住,贺家会村委按照整村拆除工作程序,提前通知了任继莲,并说明了拆除政策,同时由黄晋伯父黄其里代为签字同意后进行拆除,按第三方评估给予相应的补偿(黄其里和任继莲两家两孔土窑洞相连一体)。根据易地搬迁政策,两口人以上贫困户可以享受易地搬迁房,一口人无法进行易地搬迁安置,任继莲在申请及评议贫困户时户口上是两人,因分户,现户口为一人,尚未享受到易地搬迁政策安置,支村两委多次与任继莲沟通此事,讲明政策,说清缘由,整村拆除按规定补偿,易地搬迁房也是按规定执行,任何人必须符合政策规定,但任继莲提出,拆除必须分到房,而且也不配合乡村两级干部针对她家反应问题的妥善处理。我们下一步会积极主动联系当事人对该问题进行协调解决!